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 章

26

後嫉妒比自己美麗的人。因為,白雪公主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又因,白嬌穿成白雪公主。所以。嬌嬌老婆,危!王後的氣息就在附近,白嬌卻不敢抬頭。他在心裡呼叫001:“001,我該怎麼辦呀?”他當真生了一副好樣貌,眼若琉璃,唇若含珠。即使被嚇白了臉,也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看的人想讓他更害怕一點,最好流出眼淚,小心的窩在自己懷裡,聽他小聲的撒嬌。彈幕被自己的腦補快樂到了,一邊給白嬌出主意,一邊占白嬌的便宜。【...-

白嬌坐在之前王後坐的位置,國王虛弱無力地拉住他的手。

“父王,您好些了嗎?”白嬌率先開口,語氣裡是十足十地擔憂。

“見到白雪,父王就好多了。”國王拍了拍白嬌:“十幾年前,白雪還是個漂亮的小嬰兒,現在已經是個大姑娘了。”

“已經能為父王分擔事務了。真是長大了。”國王滿眼都是“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明天鄰國王子就交給白雪了。”

“可是父王,”白嬌咬唇,一張小臉忐忑不安,糾結的很:“我從來冇有安排過這些事情……”

他不太想弄這些事情,浪費時間不說,做不好還可能有懲罰。

他很害怕。

他看的無限流小說裡的懲罰都十分的殘忍,有些還有懲罰副本。

白嬌很有自知之明,他是家裡最笨的小孩,再以他的碰一下就紅的身體素質……

他根本就撐不住懲罰!

怎麼辦。QAQ。

國王:“冇事的白雪,你會做的很好的。父王相信你。”

白嬌:……

這種相信大可不必。

“那我該怎麼做呢?”白嬌還想拒絕:“我什麼都不會。”

國王打斷他:“明天是鄰國王子第一次來我們國家,你去找獵人打幾隻羊。剩下的問你母後去吧。”

“我……”白嬌還欲說什麼。

國王疲倦的擺擺手:“行了,下去吧,父王要休息了。”

白嬌欲言又止,最後退了出去。

他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一個大國的領導人,真的會把接見另一國的大事交給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嗎?

白嬌無從得知。

白嬌心事重重,帶著害怕,藉著關門的動作飛快地朝裡撇了一眼。

國王靠在床頭,目光始終盯著他。

燭火明明滅滅,國王這個人都處於陰影之中。

白嬌背脊發涼,很難形容那是種什麼樣的眼神。

像是臨死之人終於找到了長生的方法。

走廊裡厚厚地地毯吸收了所有聲音,周圍十分寂靜,女仆長不緊不慢的跟在白嬌身後。

【老婆的臉色好白呀,是嚇壞了嗎?】

【老婆,快來老公37度的懷裡,老公保護你。】

【老婆親親ε(>下,國王又好像想起什麼:“拉爾夫,明天的舞會就讓白雪準備吧,她已經18了,該接觸這些了。”“是。”王後含顎。“行了,你先下去吧。”國王看向白嬌:“過來點,讓父王好好看看,父王已經很久冇看到漂亮的白雪了。”白嬌坐在一起剛剛王後坐著的位置,這纔看清國王。國王斜坐著,雪白的頭髮有些長,好像是病重導致的,髮尾還留有一些金黃的顏色。國王笑的很溫和,眼角有一些細紋。國王的氣質確實出眾,蒼白十分的臉色也擔不住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