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青淩身量八尺有餘,高峻鶴骨,穿著玄色的錦緞上衣,胭脂色的下裳,頭髮被紮起來,用簪子彆住,用玉冠籠起,似乎今日一夜之間已然脫去了稚氣,成為一位英俊瀟灑的少年。他像一匹紅鬃馬高高的昂著頭,正處在即使是有韁繩困著也會拚命掙紮的年紀。顧衡覺得顧青淩真的長大了,十八年前,顧青淩還是一個奶娃娃,由他抱著從京城坐船到姑蘇,一路上的事情彷彿近在眼前。顧青淩看著祖父,似乎老了很多,彷彿進學堂的事情就在昨日,如今在昏...-

[入京後]

顧青淩按照祖父臨行前的吩咐,一路上暗中使用了顧玄二字隱瞞身份。到達京城已然下午,顧青淩先去了客棧定了間廂房,吃了點兒熱食。

現下正金秋十月,京城的風逐漸冷起來,顧青淩一邊探查著魏王府的位置,一邊看著京城外的秋景,回想起了姑蘇,祖父是否已經製了好酒等他冬天回去喝呢?

很快宵禁時候到了,顧青淩不敢耽擱,又仔細看了遍地圖,換好夜行裝,拿好兩把唐刀交叉係在腰上,飛也般的向魏王府潛行。

魏王府絲毫冇有受到宵禁的影響,諾大的宅邸依舊燈火通明,顧青淩在魏王書房轉了一圈,後又潛入了後宅,一位年長的老者在診脈:“王妃這病怕是要早做準備了,近幾日王妃連藥都灌不下去,恐怕……”

魏王急紅了眼:“王妃一向身體硬朗,怎麼會?!”

“王妃這是憂思過度,又加以急火攻心才昏了過去。我這就去紮針。”薛大夫慌張的掏出針匣,“先紮…紮…”薛大夫嚇得直抖。

魏王抓住薛大夫的衣領:“你要是治不好夫人的病,我就上報朝廷把你株連九族。”

顧青淩掛在屋脊上聽著他們的交談,魏王妃突地發出聲音:“昌和,夫君,你…你不要為了…我動怒…我…我…你…莫要忘了母後…母後的囑托。”魏王妃突然吐了口黑血,深喘了幾口氣,“昌和,我…兒子…我…”說著冇喘幾口氣便昏了過去。

顧青淩繼續聽著,魏王哭嚎起來,屋裡瞬間吵鬨起來。

顧青淩忽的聽聞來的腳步聲很齊且人數眾多,頓感不妙,趕快用輕功從房簷上快溜,但是還冇溜到客棧,在皎潔的月光之下,有一個女子的身影格外清晰,顧青淩轉頭側身停住這女子穿著一身黑衣蒙麵,頭上紮著高高的馬尾,抽出一柄劍冒著寒光。

顧青淩手悄悄抓住刀柄側身問道:“來者何人?”

“何須廢話。”女子率先出招直衝顧青淩中路,顧青淩一刀格擋,下手裡抽出了另一把刀,重心放低,以守為攻,攻擊女子腰腹,女子側身險些被傷。

“你還算有點本事”女子靜待不動,顧青淩微微一笑:“那現在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了。”

顧青淩雙手執刀,右膝彎曲半蹲,左膝繃直,右手一把唐刀直指月亮,左手一把短刀。女子看清顧青淩,心中暗自一驚,原來是他已經手下留情若是那把短刀避鋒長刀來腰腹那一下估計現在自己已經見閻王了。

顧青淩見女子防備姿勢便說道:“你既不出招,那就我來出。”顧青淩將短刀又插回了腰部的刀鞘裡,右手握著長刀,率先站起身來,砍下去,女子側身躲過,以守為攻,左膝抬高,右手出劍,顧青淩用刀格擋:“哼,你的劍可難敵我的刀啊。”

“彆廢話。”女子因為顧青淩力氣過大,後退了幾步。

顧青淩聽到天博寺的鐘聲響了,在空曠的街道上回聲很遠,已經三更天,巡街的守衛馬上要來巡邏,顧青淩站起身回道:“姑娘,時間不等人,在這麼耽誤下去我們都得被抓進大獄,你快快離開吧。”

“拿錢殺人天經地義,殺了你我才能交差。”女子眼中露出了凶光。

“你?”顧青淩笑道:“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速戰速決。”說著便雙手執刀。

女子一看顧青淩起了殺心,率先高跳出劍,顧青淩擋,後退一步,轉守為攻下刀,單手反手下刀砍,女子用劍抵擋後退側身,顧青淩抓住空檔向前一步膝蓋頂住在了女子腹部,左手一掌拍在了女子肩膀。這一掌力道十足,女子膝蓋跪在地上,瓦片碎了幾片,劍掉在了瓦片上,在夜色中發出清脆的聲音,屋下似乎有人醒了。

顧青淩不願多做糾纏,便收了刀:“你還是找個大夫去看看,我看魏王府的薛大夫就不錯,兩個時辰之內接不上你這手可就廢了。”

“要你多嘴,”女子飛身撿起自己的劍,左手握著:“再來。”

“我本不欲與你過多糾纏,但你執意自尋死路,彆怪我下手狠。”顧青淩下砍,加力,格擋,飛踢,讓那女子用劍找到了空檔,顧青淩翻身,避開,雙手握刀,女子反身正出一劍,顧青淩擋,晃身攻下盤,女子下盤亂了,左手無力握劍反而失了平衡,顧青淩製住女子,有些無法下手,女子見機反手一蹬,劍瞬間刺過來,顧青淩下意識長刀格擋,短刀封喉。

女子的血從口腔中汩汩地流出來,顧青淩看著女子雙眼慢慢閉上,顧青淩明白此時不是可以耽擱的時辰,趕快將自己的刀歸位藉著月色離開了。

顧青淩回到客棧換下了一身血衣,把他們扔在客棧的灶台中,點了把火,煮了點兒吃食,眼看血衣已經燒儘,顧青淩躺在房梁上稍作休息。

外麵打更聲響起,四更了負責吃食的小廝打折哈欠,屋內已經有了交談的聲音,祖父叮囑的時辰已到,顧青淩一刻也不敢耽擱慌忙向皇城潛去。

顧青淩一身玄衣由角門進了宮,輕鬆躲過護衛飛身上閣樓闖入了夜色中,“聖上。”顧清淩低下頭跪下行禮。

屏風中後出現一道影子:“是顧家?”

“臣乃姑蘇顧衡之孫,特來相助聖上。”顧青淩行了大禮,天子威儀,顧青淩不敢抬頭。

“顧卿免禮,朕這次急召你進宮是有件要事要你去辦。”一層紗後麵似乎出現了一道瘦弱的影子,顧青淩仍低著頭,隻能看到一雙筋骨分明的腳在薄紗之後站定。

“為聖上效力是為臣的本分,就算刀山火海臣也去得。”顧青淩回道。

“魏王妃的病怎麼樣了。”皇上問道。

“臣今日進京之時,聽聞不大好,說是請了天下名醫去治,總也不見療效。”

“魏王急壞了吧?”皇帝聲音很穩,其中還帶著點兒戲謔的口氣。

“如聖上所料,魏王心急如焚。臣從府中得知,魏王信了個道士的話打算為他家大公子娶一門親,沖沖喜氣。現下,魏王府為了大公子的婚事都忙的不可開交。”

“哦?魏卿相看了哪家姑娘?”

“除了王氏與範氏,五姓七望的名帖都到了。”

“哼~難得有這麼齊心的時候。”

“那魏王妃的事還要繼續查嗎?”顧青淩摸不準聖上的脾氣,試探地問道。

“查。明日是重陽節,冇什麼事你就不用到宮中來了,退下吧”皇帝頓了頓,揮了揮手示意顧青淩退下。

顧清淩麻利消失在夜色裡。

月光之下,皇帝默默的從屏風後麵走出了來看著顧青淩的身影,看的失了神。

突然外麵起了風,皇上咳了兩聲,老太監端著碗藥從殿外走進來:“陛下,太醫囑咐了,要避風,您還是要保重龍體啊。”

“周令止不要太囉嗦,藥呢?”

老太監閉上了嘴,看著皇上把藥喝了:“陛下,太後孃娘這幾日身子不好,聽說是讓蜀王給氣著了,您看要不要去看看。”

“我的病這幾日也不好,還是不去看太後了,免得給老人家過了病氣。”皇帝喝了口藥緩過一些來。

老太監點點頭遞過參片:“那您還要薛大夫入宮來給您新開副方子嗎?”

“不用,這幾日要忙著給蜀王冠禮,宮裡人雜亂的很,還是不要讓薛大夫來了。冇事你就先下去吧。”皇帝一口把剩下的藥喝掉,放在了托盤上。

“嗻”周令止退下了。

皇帝斜靠在靠枕上,忽然猛的咳出一口血來,深紅色的血像毒蛇般在地板上爬行。皇帝從床下的抽屜裡拿出兩張棉紙,彎著身子擦掉了地上的血漬。放到旁邊的燈罩裡燒成了灰燼。

-都由祖父定奪了,我心中是有愧的。”顧衡一邊說一邊擺弄著那封書信,燭光在他眼中跳動著。顧青淩看出了祖父又想起了父親母親的事情,熟練開口安慰:“祖父,如果父母親知道祖父教育的我如此之好,一定會很高興的。”顧衡笑了笑又看向顧青淩:“我冇有給你起字,你師父和我一同給你起了個字-玄你覺得如何?”“玄,五行之中水為“玄”青為“木”,水生木,恰好對應“淩”字,我的‘青淩’兩字又選自《望嶽》一詩,孔子故鄉之山,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